專訪孫承龍律師 | 正義需要代理

  律師的職業生涯就像一部慢動作電影,需要一步步累積;律師的生活卻似旋轉陀螺,必須保持高速運轉。與孫承龍律師的會面很順利,連軸轉的繁忙工作在“特殊時期”得以休憩,而他,也終于有時間能夠聊聊自己的故事。

 

  以下為孫承龍律師訪談實錄。

 

  一 以法律為志業

 

  我課外比較喜歡讀文史哲類的書,在分文理科時,就選擇了文科。當時家里人還不太贊成,認為文科不太實用,希望我能選擇理科。但我相信“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我堅持按照自己的興趣來選,跟父母說文科也是社會需要的,只要學的好將來肯定是對社會有用的。

 

安徽廣播電視臺綜藝頻道《家有好大事》欄目律師嘉賓 孫承龍

 

  高考后填志愿,第一的想法是學醫,希望能成為一位良醫治病救人,在我翻看大學各類專業介紹的書時,翻到法學專業的介紹,其中有一段大概的意思是追求社會正義與職業發展是相一致的職業,加上以前看的港劇中對辯才滔滔的律師印象深刻,我決定以法律作為自己填報的專業。

 

  接下來就是選擇學校,在法學學科排名中看到煙臺大學法學專業很好,法學院以前是北大清華援建,同時是國家級的民商法教學基地,又因為安徽是在內陸,那時候我想去沿海的地方讀書,就決定去煙臺大學法學院。

 

  二 我的法律教育

 

  煙臺大學是國內高校里距海最近、擁有海岸線最長的濱海大學,出了學校東門就是大海,碧海藍天,風光旖旎,美不勝收,讓人有種“人在畫中游”的感覺。

 

  而在這個風景如畫的校園里,法學院給了我扎實的法學基礎教育,養成了自己法律思維,更重要的是樹立了法律人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理念。

 

  安徽廣播電視臺科教頻道《法治時空》欄目的維權律師 孫承龍

 

  大學的圖書館里的藏書量是社會上一般書店所不可比擬的,琳瑯滿目、形形色色的各種理論書籍,是我以前所未曾見過的,我幾乎一有空閑時間就去圖書館自修。

 

  當時閱讀比較偏愛北大法學教授朱蘇力的風格,文筆流暢,內容直擊要害,讀后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讓人耳目一新。他的《制度是如何形成的》、《法治及其本土資源》、《也許正在發生》、《道路通向城市》、《波斯納及其他》,甚至他翻譯美國法官波斯納的《法理學問題》、《超越法律》等等,我都一一找來細細閱讀。朱蘇力教授向國內介紹的是法律經濟學流派,跳出傳統的法律教義學,從經濟學的視角對法律現象進行分析,無疑這是對于法學理解還停留在注釋現行法的層面是一種巨大的沖擊。

 

  法律經濟學各種論斷也讓我對現行法律的規定理解大大提升了,如“在法律上,事故責任應歸咎于能以最低成本避免事故而沒有這樣做的人”,對于我理解《侵權責任法》中無過錯責任的出現以及監護人、教育機構、用人者的責任的規定有很強的立法理由;如“刑罰嚴厲性的增加,會提高犯罪的價格,從而降低犯罪的發生率,并促使罪犯代之以從事其他活動”,則可以很好地解釋了為什么我國要“醉駕入刑”;而“財產權利界定清晰可以降低交易成本”,這就等于是《物權法》采納不動產物權變動采登記生效主義的立法理由。

 

  而我的老師們的言傳身教,至今難忘。現在還記得民法總論老師是房紹坤教授,我們上課用的全國統編教材就是房紹坤教授自己主編的,也是我們煙臺大學的校長,是北大畢業的,上課的風格比較嚴謹。教授合同法是郭明瑞老師,是北大77級的畢業生,在學術界名氣很大,講課有老一輩法學家的風范,板書寫的很嚴謹。侵權責任法的張玉東老師是從奧地利留學回來,課上課下他都喜歡與學生討論比較多,他說由于早期我國法治不健全,導致法律人對于法條不太重視,現在一定要重視起來法條,這是學習法律的起點和歸宿。教授刑法總論是黃偉明老師,也是北大畢業,上課喜歡采用蘇格拉底問答進行教學,班里氣氛非常活躍,黃老師對于刑法總論涉及的重大理論辨析都很精彩,給人以深刻的印象。刑法分論是人大畢業的初炳東老師,喜歡用案例進行教學,社會大眾一般認為法律講起來比較枯燥,但初炳東老師講課幽默生動,很受學生歡迎。行政法楊曙光老師是從法院系統出來的,實務經驗比較豐富,上課全是實戰演練。還有法制史袁瑜崢老師比較推崇中國古代的儒家文化,尤其推崇《論語》里的法治觀,課下去他住的地方聊天,我看他還在進行翻譯。

 

  值得回憶的人和事都很多,現在一時難以說完。

 

  三 律師之路

 

  由于我之前在檢察院待過,所以進入律師實務很快就適應了。做律師我給自己定下要求是“嚴謹高效,專業負責”,始終把當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

 

  當事人來律所贈送錦旗表示感謝

 

  我們說說實際做案件,真的是遇到的問題千奇百怪,往往具體、復雜,與書本上純理論探討不一樣。我堅持在遇到案件法律疑難點絕不放過,一定要窮盡所有的途徑去鉆研直至解決,雖然耗費不少時間,但因此也積累不少心得,也常常有人問我該讀什么書,其實我想真正秘訣就是“實事求是,力戒空談”。

 

  舉一個辦過的案件來說,是一起常見的民間借貸糾紛,男女雙方是戀愛關系,男方以工作名義向女方借款,款項累計起來金額很大。但男方別有心機,事后通過自己的銀行賬戶把差不多的資金轉給女方,然后要求女方提出現金交給自己,美其名曰“公司過賬需要”。人在戀愛中都不會去刻意防范對方,女方也就按照男方的要求配合取款,就這樣從銀行流水上看雙方資金往來基本持平了,顯示男方并不欠女方錢,而銀行流水是大額民間借貸的關鍵性證據。后來,男方“失蹤”了,女方發現自己被騙了,然后請律師打官司,前后找了幾位律師都按照常規分析說不太可能贏。

 

  女方找到我的時候,我發現雖然女方的銀行流水是顯示雙方款項有來有往,但女方這邊還保留當時的通話錄音,通話錄音是可以證明當時款項并未歸還,但通話錄音證據的證明效力比較低,需要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考慮到此點,我第一次開庭時看到被告只委托律師出庭應訴,被告本人并未出庭,我當即向法院申請被告即男方本人到庭,申請的理由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法釋【2015】5號)第一百一十條,以男女雙方涉及戀愛關系案情較為復雜,其本人不到庭,難以查明事實,在我的堅持下,法院最終同意我的申請。

 

  第二次開庭時,我結合錄音直接對被告本人發問,在幾個來回博弈后,最終在法院主持下達成調解下,女方達到自己的預期目標。

 

  像這類案件,由于缺乏關鍵性證據,一般認為不可能打嬴,除去運氣的成分,一般法律深入研究和準備還是對做案件有積極幫助的,就像《孫子兵法》里說過的“多算勝,少算不勝”。對案件說這么多,其實還是想表達做案件只要沉下心來,細細研究下去,總會有突破點的。

 

  我對自己做案件的方法要求是盡量圍繞案件本身處理,即圍繞案件本身涉及的法律問題、證據問題、程序問題,“在其位謀其政”,做好律師的本職工作。

 

  記得以前看過一篇規格很高的專家研討會的會議記錄,前面有企業家、經濟學家等各個領域人士發言,到某一位律師發言時,其發言內容圍繞熱點的政治、經濟背景長篇大論,別人點評該律師發言時說我沒有從你的分析中聽到法律的東西,而我們是想從你那里得到是該問題的專業性法律的分析,即涉及的法律規定以及法律上應如何應對,而不是其他的方面分析。這篇會議記錄給我的啟示是我們的社會對律師的越來越多期待和要求是法律上的專業度,而不是其他方面。

 

  在實踐中,法治尚待進一步成熟,作為律師就更需要堅持法律問題法律解決的專業思路,從長遠來看,法律人如不注重案件本身的專業研究,這是得不償失的。

 

  有些時候,我們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影響別人,就像孔子所說的“為仁由己”的道理。

供應信息【推薦】

相關供應信息

徽商人物志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 四川麻将入门基础知识 下载哈灵麻将上海敲麻 街机麻将手机版 德甲直播拜仁 足球心水 南宁麻将规则 豪利棋牌手机版 扑克牌玩法 全民玩捕鱼官方免费 正规捕鱼游戏信誉平台 千炮捕鱼技巧 太行麻将临汾一门牌下载 下载微乐麻将 天胜棋牌? 网赚兼职网 pk10七码滚雪球公式图